5200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开局助李云龙获意大利炮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结束

第二百七十章 结束

        轰!

        轰!

        轰!

        哒哒哒!

        哒哒哒!

        哒哒哒!

        ……

        拿着仿制汤姆逊冲锋枪的预备队士兵,他们在炮火的掩护下,那是越战越勇!

        鬼子兵子弹打空了,想要冲过去近战,在密集的子弹狂扫下,根本都无法近身。

        东条一郎手下不乏有指挥能力出色的鬼子军官,他们多次强行组织了反攻。

        但在预备队士兵的攻击下,    很快又土崩瓦解。

        预备队士兵就像是一列失控的火车,在东条一郎大军的行伍里横冲直撞。

        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势不可挡!

        “八嘎,八嘎,八嘎!”眼见着大军被搞的七荤八素,防线全面崩溃的场景,东条一郎气的肺都要炸了。

        可是,    他又无计可施。

        士兵们的弹药没有了,    皇协军一触即降,大势已去的战局,哪怕是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也不可能力挽狂澜。

        “将军,第一军司令部发来电报。”一个参谋跑过来,把新到的电报递给东条一郎。

        东条一郎连忙一把抓过,带着强烈的希望低头一看。

        虽然,东条一郎明明得知,第一军想要救援,根本不可能。

        但人在绝境之下,总是会自欺欺人的期待一些可笑的奇迹。

        眼前的东条一郎也不能免俗。

        “务必要撑住!”电报里面只有这五个字,东条一郎看的那是目眦尽裂,    直接刷刷刷的将电报撕成了无数的雪花。

        东条一郎大骂道:“该死的筱冢,    务必要撑住,    你给我撑一个试试?”

        “将军,第一军司令部早就指望不上了,军部的飞机迟迟不来,也没有希望了。”参谋表情复杂,    “眼前,我们只能依靠晋绥军身后那两个师团了。”

        参谋之所以表情复杂,也是心中有数。

        说是只能依靠晋绥军身后那两个师团了,若是能够依靠得上的话,估计他们早就应该靠过来了。

        而现在,他们还被困在河的对岸。

        “马上再次给那两個师团发电,告诉他们,我大军局势崩坏……”东条一郎立刻也是大吼,最后的希望了,司马当活马医。

        哪想到,东条一郎的话没有说完,宫野道一走过来,递给东条一郎新到的电报:“将军,我们那两个师团完蛋了。”

        “什么,那两个师团完蛋了,怎么回事?”东条一郎一听,狐疑着,“难道是第十八集团军从大山出来,要对他们下手?也不对,第十八集团军不具备和他们正面硬碰硬的实力,    莫非,是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又耍了什么阴谋吗?”

        “是的,他们中了第十八集团军战略高手的计。”宫野道一神色黯然,“此刻,他们的军中已经开始流行瘟疫了。”

        ‘八嘎,他们的军中开始流行瘟疫!!!”东条一郎一听,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瘟疫,这意味着什么,根本不用说。

        本来,东条一郎都还在心中想。

        若是他这里的大军覆灭了,那两个师团救不了,起码也可以撤回去。

        如此一来,还能够保证大军不是真正的全军覆没。

        而现在,他们的行伍之中竟然开始流行瘟疫了。

        第十八集团军战略高手这一招,何其的歹毒阴狠啊!

        一把抓过宫野道一递过来的电报一看,东条一郎的眼睛都要凸出眼眶了:“八嘎,八嘎,八嘎……”

        不战屈人之兵,这是兵法的最高境界。

        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略施小计,帝国的两个师团被关禁闭,连撤离的机会都没有。

        “将军,我们现在彻彻底底的大势已去了,没有任何救援了,唯有死战,报效天皇了!”宫野道一神色惨然。

        这一仗,输的太惨了。

        简直就是满盘皆输!

        “把最后的精英士兵都召集起来吧。”东条一郎咬牙着,“作为军人,战死沙场是我们的归宿!”

        东条一郎的心中,还是有些安慰的。

        至少,自己这边还能够选择死法。

        若是得了瘟疫憋屈而死,到了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生啊。

        “哈衣!”

        东条一郎的命令下达,残余鬼子军官们迅速收拢最后的残兵败将,准备做着最后殊死一搏。

        “博司令,鬼子要干什么?”晋绥军的参谋见着鬼子兵迅速在收拢最后的残部,便是对博作义道,“莫非,他们要进行最后的玉碎战了吗?”

        “博司令,要不直接派预备队杀过去,别给他们集结的机会?”

        “对,博司令,直接让预备队杀过去,冲击他们。”

        “用不着。”博作义摆着手,道,“敌人既然要做最后的自杀式冲锋,想要死的壮烈一点,那么我们得成全他们才是,传我的命令,立刻将能够调集的火炮全部调集过来,瞄准他们冲锋的路,还有全部的轻重机枪,能调过来的都调过来,咱给小鬼子准备一份大礼,风风光光的送他们上路。”

        “哈哈哈,博司令,不错啊。”晋绥军的军官都大笑着,连忙去执行了。

        “有点奇怪呢。”博作义还是纳闷着,“虽然东条一郎的大军处处崩坏,但还是有不少组织兵力反击的机会,他为什么这么快就放弃了呢。”

        “也许,是东条一郎得知不会有任何救援了吧。”有参谋狐疑。

        “博司令,情报部门刚刚截获了来自鬼子那边的重要情报。”这时候,一个参谋兴高采烈跑来,递给博作义新到的情报。

        博作义接过情报一看,眼睛立刻瞪大恍然。

        难怪东条一郎要做最后的自杀式攻击,原来真是他最后的希望泡沫破灭了。

        那两个被阻隔在河对岸的两个鬼子师团,此刻军中已经开始流行瘟疫。

        他们身后撤回去的桥,也被炸掉了。

        他们已经被关了禁闭,被瘟疫消灭,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在博作义的命令下,晋绥军迅速做好风风光光送东条一郎一程的最后准备。

        在晋绥军要消灭东条一郎残部的时候,李云龙和孔捷率领着军队,也来到了埋藏大炮的地点。

        大炮很快被弄了出来,孔捷对着李云龙搓着手:“老李,五门加农炮,你答应过我的,不能食言。”

        “老孔,我们当初谈的条件可是,你帮我把重炮全部搞回去,我给你五门加农炮的谢礼。”李云龙一本正经说道,“现在,咱是要拿着重炮去打仗,不是让你孔捷帮忙搞回去……”

        “李云龙,你小子……”孔捷一听,登时要骂人。

        李云龙这王八蛋,他又……

        “老孔,别生气,你攻打炼铜厂的行动很重要,不能有失误。”李云龙很快又笑道,“咱俩谁跟谁啊,这重炮你拉三分之一去。”

        一听李云龙这么一说,孔捷这拔出来的刀又收了回来。

        这才像话嘛。

        孔捷立刻认真道:“李云龙,你小子不是跟我开玩笑吧,给我三分之一的重炮?”

        “给你三分之一,你个孔二愣子想得美!”李云龙骂道,“你没仔细听我话里的重点吗,我是让伱拉,不是给。你打完了仗,还得给我拉回来!”

        “李云龙,你他娘的真是……”孔捷咬着牙,这刀忍不住又要拔出来。

        “还是先打炼铜厂要紧,别误了正事!”王怀保劝着孔捷。

        “李云龙,到时候仗打完了,我帮你把炮拉回去,你给我的五门加农炮,还算不算数?”孔捷按捺住脾气。

        “算数,那肯定算数!”李云龙一本正经点着头,“只要仗打完了,你帮我把炮弄回去,这五门加农炮就算数。”

        反正攻下了兵工厂和炼铜厂,这炮不会拉回去,先应着孔二愣子。

        “李云龙,我可告诉你,到时候我帮你把炮弄回去,你要是不给五门加农炮,老子跟你没完。”孔捷告诫了李云龙一句,然后也不跟李云龙扯淡了。

        新一旅拉走了三分之二的重炮,独立旅拿走了三分之一的重炮,两人双管齐下,同时行动。

        ……

        在李云龙和孔捷要攻打兵工厂和炼铜厂的时候,博作义的军队和东条一郎的军队进行了最后决战。

        与其说是决战,不如说是屠杀。

        没有了弹药的鬼子兵,哪怕他们的士气再怎么激励,也不可能演变为战斗力。

        顶多,他们奔跑的速度快一点。

        但他们的奔跑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和炮弹。

        在晋绥军重机枪和火炮的双重碾压下,冲锋的鬼子兵只能像被碾压的庄稼一样,成片成片的被收割。

        战场上简直血流成河,尸山血海!

        那些投降的皇协军俘虏看着这场景,很多人都吓的浑身发抖。

        幸好投降了,要不然,死的太惨了。

        “将军,我们一块上路吧。”宫野道一扭头看着满脸泪水的东条一郎。

        哪怕心理素质再稳定的指挥官,在看着士兵们飞蛾扑火一样的死去,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走吧,一块去见天照大神!”东条一郎拿着指挥刀,跟着士兵们一块冲向了晋绥军的炮火。

        最后的结果没有悬念,东条一郎和他的士兵倒在了一起,成为尸山血海的一份子。

        当晋绥军的炮火和机枪停歇的时候,便是打扫战场的队伍上去了。

        每一具鬼子尸体,都再次被刺刀挑一下。

        鬼子伤兵,迅速被清理。

        ……

        太原第一军司令部

        “将军,这是东条一郎最后发来的诀别电报。”一个参谋,把新到的电报递给了筱冢义男。

        “放在桌子上吧。”筱冢义男道。

        “哈衣。”参谋把电报放在了桌子上,就退出了。

        筱冢义男长长叹口气,好一会儿才捡起电报看了。

        “东条将军,是我对不起你……”筱冢义男的话没有说完。

        轰!

        轰!

        轰!

        ……

        突然,外面有炮击的动静传来,地面也震动的厉害。

        “八嘎,怎么回事,难道是敌人来攻打太原了吗?”筱冢义男一惊,连忙大吼。

        “将军,不好了,兵工厂和炼铜厂同时遭到敌人的进攻,敌人用重炮摧毁了防御,已经杀进去了。”有参谋跑过来朝着筱冢义男汇报道。

        “重炮,敌人哪来的重炮!”筱冢义男大吃一惊,兵工厂和炼铜厂,那都是重要的军工战略要地啊。

        没有重炮,是不可能攻打下来的。

        而且,眼前这状况,对方的重炮数量还不少。

        “将军,之前我们三个师团的重炮疑似被第十八集团军的队伍弄走了,晋绥军还在跟他们扯皮。”参谋小声说道,“眼前看来,应该是第十八集团军的部队带着昔日的重炮来攻打了。”

        “八嘎!”筱冢义男一听,狠狠一拳头砸在桌子上:“传我的命令,马上从太原机场那边抽调兵力过去增援。”

        昔日,为了保护太原机场不被敌人袭击,筱冢义男增加了太原机场的防御。

        谁知道,第十八集团军根本就不打太原机场的主意,直接用防空炮击落了全部的飞机。

        而现在,机场一架飞机都没有了,这士兵还守着空荡荡的机场干毛啊。

        “将军,不好了,正太线xx据点遭到敌人袭击。”

        “将军,正太线x站遭到大规模敌人袭击,请求增援!”

        “将军,求援,求援,正太线xx铁路段遭到敌人袭击!”

        ……

        就在筱冢义男准备调动太原机场的兵力去增援兵工厂和炼铜厂的时候,各种紧急的军情纷至沓来。

        正太线的铁路防御,到处都在告急。

        正太线,这可是帝国掠过支那资源的大动脉啊,重要性比兵工厂炼铜厂更甚。

        帝国之所以发动这场战争,也是为了掠夺支那人的各种资源。

        区区一个兵工厂和炼铜厂,比不上铁路大动脉重要。

        但问题是……

        若是让第十八集团军把兵工厂和炼铜厂的机器机床全部掠走了,那么对第十八集团军的军工实力就有重大的增强。

        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高手凭着第十八集团军卑微的实力尚且能够不断以弱胜强,若是第十八集团军在军工实力的支持下变强了,再在第十八集团军战略高手的指挥下,恐怕将更加不好对付。

        叮铃铃!

        桌子上的电话铃声急促响起来,筱冢义男接听了,里面传出了岗村次宁的声音:“筱冢,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给我保住正太线铁路的畅通!”

        “将军,第十八集团军有部队现在正在攻打兵工厂和炼铜厂……”筱冢义男要说什么。

        岗村次宁呵斥打断了:“八嘎,没听见我的话吗,调集你能够调动的兵力,给我保住正太线铁路的畅通!”

        “将军……”

        “蠢货,执行命令!”岗村次宁再次打断了筱冢义男。

        “哈衣。”筱冢义男只能应声。

        也许,岗村司令官是对的。

        第十八集团军既然选择了在这时候全面反击,在正太线到处搞破袭战,显然是想要打破封锁。

        保住正太线铁路,保住对第十八集团军的战略封锁,把第十八集团军继续困住,他们哪怕获得了兵工厂和炼铜厂的机器,也没有足够的原料生产。

        于是,筱冢义男把太原机场的兵力和其他地方的兵力抽调过去保卫正太线铁路。

        但事情,完完全全出乎了筱冢义男的意料。

        他以为,第十八集团军全面出击,只有三个师的编制。

        他们条件艰苦,也不可能有招兵买马的机会。

        结果,筱冢义男怎么都没有想到,第十八集团军参战的部队超过一百个团,兵力达到了惊人的三十万人。

        “八嘎,第十八集团军哪来这么多队伍,他们之前连饭都吃不饱,何来条件招兵买马啊?”筱冢义男大呼。

        “将军,去年的时候,第十八集团军袭击我们的堡垒庄,他们还洗劫了战备仓库,获得了充足的……”参谋的话没有说完。

        筱冢义男打断了:“那也不可能啊,三个师三万人的兵力,一年时间就扩编到三十万人,你敢信?”

        参谋当然不敢信,这扩编队伍的速度简直太吓人了。

        可是,这却是事实。

        曾经,第十八集团军还很弱小,现在终于成了巨患,他们已经有能力大反攻了。

        “将军,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参谋问,由于第十八集团军的兵力太多了,各路援军都碰了钉子。

        “还能怎么办,把兵力撤回来防御吧。”筱冢义男只能闷头收兵防御。

        正太线铁路保不住了,不能连第一军其他的地盘也丧失了。

        ……

        由于筱冢义男把兵力都派去增援正太线铁路,李云龙和孔捷的行动非常的成功。

        兵工厂和炼铜厂的机器全部被搬走,连一点原材料都没有剩下。

        还有兵工厂的技术工人,也都全部带走。

        哪怕是鬼子人才,也被强行带走,比如岩岛一郎。

        至于一些不配合的鬼子,没办法,只能送他们去见天照大神。

        其中就有兵工厂的副厂长蒲友和厂长冈本次平,在李云龙的部队攻进兵工厂的时候,他们想要炸掉兵工厂,被八路士兵乱枪打死。

        ……

        这一日,朝霞满天,整个晋西北的大地,在美丽的霞光下,换发着勃勃生机。

        正太线破袭战获得了圆满成功,封锁被打破了,吴泽立刻要被送往大后方。

        吴泽的身后,还有大批的机床机器,都要一块送往大后方。

        有不少人都来送吴泽,有总参谋长,有李云龙,有孔捷……

        “总参谋长,这封信你收好,上面已经写好了拆信的日期,你要是相信我,你就不要提前拆开它。”临行的时候,吴泽递给了总参谋长一封信。

        “好,小吴,我一定不提前拆它。”总参谋长把信贴身放好。

        “小吴,有没有信给咱老李啊?”李云龙凑上来问。

        孔捷也凑上来:“小吴,还有我。”

        “老李,老孔,我走了,你们也不要有丝毫放松,鬼子吃了大亏,很快会血腥报复的。”吴泽看着两人,“有什么不决的,电台联系我。”

        “小吴,咱老李真是不舍得你啊。”李云龙紧握吴泽的手,最后还是松开了,“你说的没错,我们和晋绥军接连占了鬼子的大便宜,鬼子决计不会善罢甘休,你和我们的军工机器应该去往大后方,那里才安全。”

        “小吴啊,到了大后方,你可得抓紧时间把新枪给生产出来啊。”孔捷期待道,“到时候,我军全部装备这样的新枪,才不怕他小鬼子什么血腥大报复呢。”

        “放心吧。”吴泽点着头,朝着众人敬礼,“诸位,我走了,再会!”

        “小吴,路上小心。”

        “小吴,一路顺风。”

        “小吴,再会!”

        ……

        李云龙等人也都纷纷敬礼,目送吴泽的背影走向地平线上的旭日初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