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督捕司

第十四章 督捕司

        其实不仅是高明隐如此想,帝京道府内部也将齐玄素视作六十位主事中的第一人,再也没有比他更高的了,甚至戏称他是“第十副府主”。

        虽然是戏称,但也可见齐玄素的声势,毕竟齐玄素的来历背景并不难查,如此年纪,一年之内连升三级,要么有大本事,有么有大靠山,或是两者兼而有之,无论是哪种,都说明这位齐主事的前程远大。

        在这种情况下,眼红的人反而少了,因为好些主事道士都已经年过四旬,这辈子能干到一个普通真人就算是到头了,齐玄素这种年轻才俊则是直奔着参知真人去的,甚至有望平章大真人,两者并非竞争关系,与其使绊子,倒不如趁早巴结着,或者说结个善缘。而齐玄素又不比张月鹿、姚裴等人,暂时还与“未来大掌教”几个字扯不上关系,不上不下,风雨也暂时吹打不到他的头上。

        这也是齐玄素觉得地位高了后周围都是“好人”的缘故。

        如此一来,人人都好说话,人人都卖情面,倒是让齐玄素手中权势无形大了好几圈,那个所谓“第十副府主”的称呼倒是名副其实了。

        齐玄素也不客气,又让人拿着他的名帖把督捕司的人请了过来。

        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奉天殿名气不显,可要说到金銮殿,却是无人不知。督捕司也是如此,百姓对其知之不多,可“六扇门”之名则是如雷贯耳。督捕司正是百姓口中的“六扇门”,其正式名称应为刑部督捕司,与青鸾卫的前身青衣司、仪鸾司属于平级,地位与礼部的道录司不相上下,都是由一位侍郎亲自执掌。

        根据道门与朝廷相对应的原则,尚书对应掌堂,侍郎大约相当于副府主,那么一司郎中就等同于道门的主事道士。

        以齐玄素的身份,把督捕司的人直接请过来,也是使得的。

        督捕司的几位郎中自然不会亲自过来,于是只是派了名主事,这个主事虽然也叫主事,但要比齐玄素这个主事道士低上一头,正如道门的执事道士也不能与圣廷的枢机执事相提并论。所以一般情况下,道门内部才称呼职务,外人则根据道士品级用不同的称呼,比如张月鹿,自己人就称呼张副堂主,外人则要称呼张高功。

        不过督捕司毕竟地位特殊,几位郎中主事也不能小觑,其中排名首位的郎中,素有“天下第一总捕头”的美誉,典型的位卑权重,曾经数次觐见皇帝陛下。

        大约督捕司觉得女子好说话的缘故,督捕司的来人竟是一位女主事。

        齐玄素的缺点是从来不讲什么西洋人的绅士风度,优点则是从不小瞧女子,总结起来就是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对待这位女主事也是如此,他并不心生轻慢,先让人领她去会客室,又让柯青青奉茶。

        齐玄素进来的时候,这位女子主事主动起身见礼道:“许飞英见过齐法师。”

        齐玄素还了一礼:“有劳许主事走一趟。”

        许飞英颇有些受宠若惊。

        其实齐玄素刚进来的时候,她是被齐玄素的气势震了一下的。

        许飞英不是张月鹿、姚裴这种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她已经三十多岁了,比齐玄素还要大上许多。她在来之前,对于这位道门齐法师多少有些不以为然,只当是个纨绔公子哥,可齐玄素的进来的瞬间,她作为一个归真阶段的先天之人,立刻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虽然时间不长,但十分清晰,她可以断定,眼前这个年轻法师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天人。

        许飞英十分明白不到三十岁的天人意味着什么,立时收起了所有的轻视。纨绔子弟与年轻俊彦的区别只有一个,那就是能力。对于道门来说,最能彰显能力的就是境界修为。

        作为公门中人,许飞英甚至已经做好了忍气吞声的准备。

        毕竟这样的道门俊彦有些傲气也是常事,犹记得她在前些年因为公事与那位李家贵公子打过交道,对方简直是不把她人当看待,。

        再有就是,朝廷不比道门,道门将平等上升到了道德正确的地步,可朝廷不然,对于女子天然有些歧视,她这些年来也吃过一些这方面的亏。

        不过再次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这位道门俊彦并没有因为她是个女子就如何轻慢,也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的谦让,这可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所以她一时间因为落差太大的缘故有些受宠若惊,对齐玄素观感极佳。

        其实这也是环境的缘故。如果齐玄素此时和张月鹿结成道侣,那么毫无疑问是家中地位最低的人,上至岳母老娘,下至张月鹿,谁都得罪不起,在这种环境下,齐玄素怎么可能瞧不起女人?自然也不会讲什么谦让的绅士风度,都已经地位垫底了,还去谦让别人,贱不贱啊?

        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齐玄素并没有留意许飞英的心理变化,只觉得这位女主事十分好说话,所以寒暄几句之后,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我之所以请许主事过来,是因为牵涉到了一桩案子。想来许主事也知道,如今的帝京道府百废待兴,所以需要督捕司协助。”

        柯青青已经把一份整理好的条陈放在了许飞英的面前,是关于绿翠下处勾结丐帮买卖人口、逼良为娼的事情。

        许飞英拿起这份条陈,飞速浏览了一遍,脸色微微变化。

        如果齐玄素是姚裴,那么多半能通过这些细微表情变化再结合条陈的内容,推测出许飞英心中所想,可惜他不是,只能等待许飞英把条陈看完。

        “齐法师想知道什么?”许飞英放下条陈直接问道。

        齐玄素道:“绿翠下处的人说丐帮很在意高老爷的面子,我想知道这个高老爷是何方神圣?”

        许飞英犹豫了一下说道:“高老爷高明隐,居住在无量西北坊,明面上是一位富商,从事海贸生意,可实际上他一年到头大多数时候都居住在帝京,很少出城,更不必说出海经商了,据说他认识很多权贵人物,手眼通天。”

        齐玄素摇头道:“太笼统了,我要知道更为详细的资料。”

        许飞英犹豫了。

        齐玄素继续说道:“我无意帮朝廷清查权商勾结之事,可要是牵涉到了隐秘结社,那就是道门的事情了,我身为道门道士,责无旁贷。”

        许飞英道:“这恐怕要请示侍郎大人和郎中大人,有了他们的手令……”

        齐玄素打断道:“石真人亲自出面交涉,侍郎大人已经同意了,否则他也不会派你过来。”

        许飞英沉默片刻后道:“督捕司的确有这位高老爷的档案,不过并没有高老爷的确切罪证,而且档案繁杂,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需要我返回督捕司,请示侍郎大人和郎中大人之后,再给齐法师送来相关副本。”

        齐玄素想了想,点头道:“好,那就有劳许主事再跑一趟。对了,此事一定要密。”

        “我理会得。”许飞英点头。

        在许飞英起身离开后,柯青青犹豫了一下,说道:“主事,既然那个高老爷手眼通天,那么我们从督捕司调取有关档案的事情,只怕是瞒不住这位高老爷。”

        齐玄素笑了笑:“就怕他不知道。督捕司那么多年都没查到这位高老爷的罪证,我看几眼有关他的档案就能找出他的马脚了?那是扯淡。说白了,我要打草惊蛇,或者说敲山震虎。他只要有所动作,必然留下痕迹,才会有破绽可言。”

        柯青青迟疑道:“可这位高老爷的背景很深。”

        话刚出口,柯青青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高老爷有背景,这位顶头上司也不是孤身一人。玉皇宫上下都传遍了,说这位齐主事是东华真人的亲信心腹。

        如今三位参知真人争夺大掌教之位,清微真人势大不假,可与朝廷勾勾搭搭,失了不少人心,所以东华真人的希望最大,若是东华真人做了大掌教,齐主事就不再是紫微堂主事,而是紫霄宫主事,他还真没有畏首畏尾的必要。

        “我这个人不喜欢被动,我把高老爷的儿子抓了,让他亲自来领人,他若是想要化解恩怨,早就主动登门了,这时候还不见人影,只怕他已经恨上我了,估计这会儿正谋划怎么对付我呢,若不是顾忌我的道门主事身份,杀我的念头也有了。毕竟从‘客栈’请动一位天人出手,也就一万太平钱左右,那个绿翠下处可远不止一万太平钱,这个价钱,他出得起。所以我要先下手为强。”

        齐玄素道:“至于他通着好些大人物,不足为虑,那些大人物不是他的爹娘,到了必要时候,所谓的大人物们只会弃卒保帅。这位高老爷,还有那个拐卖人口的丐帮,都是歪风邪气、不正之源,整顿风气不能只针对那些老鸨吧?治病要治根本,所以都要打掉,绝不姑息。”

        “是。”柯青青正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