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成男二了怎么办在线阅读 - 109 迷之自信

109 迷之自信

        “做我女朋友吧[爱心][爱心]”

        晚上回到家,许依诺登上青衣的账号,然后就收到某位知名up主发来的有骚扰嫌疑的私信。

        她立刻丢过去十几个“敲打”的表情。

        她翻看起以前的记录。

        一些当时只道是寻常的话,在此时看来,却饱含深意,而当时觉得很撩的话,在此时看来,    完全就是明目张胆的示爱。

        可恶!竟然敢反套路我!

        咦,我为什么要加个反字?

        这时,门口忽然传来窸窣的声响。

        做贼心虚的许依诺赶紧退出私信界面。

        “诺诺啊,回江南之前,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派人去接你啊!”

        许耀文微醺地回到家。

        他也是接到管家的电话,才知道女儿回家了,    赶紧从酒局脱身,紧赶慢赶地回来。

        许依诺说:“何必麻烦,    我打个车就回来了。”

        “你晚上回家也是自己打车,    一个人?”

        当然不是,晚上回家之前,老胡先带她去吃了顿好的,然后两人绕南湖牵着手散了圈步,最后才坐老胡的车回的家。

        这些事自然是不敢告诉老爹的,许依诺只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胡闹!”

        许耀文双眼一瞪:“白天也就算了,你个小女生,晚上也敢单独打车?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找谁说理去?”

        “哎呀,没有啦,我哥送我回来的。”

        许依诺只好随口瞎掰。

        许耀文脱去外套,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温良?你今天去找他了?”

        “对呀!还有我高中时的一个学姐,我今天跟他们一块儿玩了。”

        许依诺绝口不提胡杨。

        许耀文往女儿身边稍稍坐近了些,关切地问:“怎么了?是不是在沪东过得不顺心?要不,咱别读那破学校了,爸给你报个商学院,出来以后帮我打来公司。”

        “我过得挺好的,    没什么不顺心的。”

        “你这孩子,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等我百年以后,我打下来的江山还不都得交到你的手上?”

        许依诺扁扁嘴,心想现在是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再过个几年,谁知道会不会冒出几个私生子来……

        许老板的私生活,她这个做女儿的,或多或少知道一些。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那不如,我给你找个好女婿,以后他来帮你打理。”

        “瞎说什么呢!我许耀文的女儿,怎么能想着靠男人!”

        “我没有想着靠男人,只是……这些事我不懂,也不喜欢,那不如,就交给专门学管理的人来做好了。”

        许依诺确实不懂,她只知道胡杨是学管理的,但管理也分很多种,    胡杨学的行政管理属于公共管理的方向,    和工商管理、金融管理并不能混为一谈,    真让他管理一家大型投资公司,那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许耀文语带责备:“你不能抱有这种想法,爸也不希望你找个吃软饭的女婿,我看你张叔的儿子就不错,跟咱们也算是门当户对——”

        “爸!”许依诺立即打断,“张叔很有本事我知道,但他儿子怎么样,你难道还不清楚?”

        “是,现在是不怎么样,但还年轻嘛,何必对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太过苛责?”

        “我哥还没到二十呢,不比他厉害多了?”

        许耀文轻笑一声:“温家小子确实有点小聪明,奈何他没把他的聪明劲儿用在正道上,每天沉迷于游戏,能有什么出息?还不如那个胡杨——”

        许依诺一下来劲了,连忙顺着老爹的话说:“对啊,胡杨不也很优秀嘛!”

        “胡杨是很有才华,人长得也精神,只不过,这小子以后迟早要进娱乐圈,不合适。”

        许耀文自己就是做文娱的,这里面有多少诱惑他再清楚不过了,圈内人哪怕名气再大,那也配不上他的宝贝女儿。

        许依诺辩解道:“他不会进娱乐圈的,他跟我们说过,他以后打算开家公司,做自媒体。”

        “自媒体?”

        12年的自媒体几乎可以直接和狗仔、八卦和营销划等号,许耀文一听这话,眉头立刻就皱起来了。

        “他和你哥倒也算是‘惺惺相惜’,都放着才华不用,跑去搞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

        “爸,我看你怕不是对自媒体有什么误解。”

        许依诺翻出胡杨做的视频,点开播放量最高的那条,递到她老爹面前。

        几分钟后。

        “有点意思。”

        许耀文稍微有所改观,随即话锋一转:“做这个怕是赚不了什么钱吧?”

        “也不是做什么事都要为了赚钱,戏曲不也赚不了多少钱嘛!”

        “所以说你傻啊,学什么不好非要学戏曲。”

        “……”

        许依诺只好说:“他还有副业呢,一首歌不就能卖二十万嘛,他平时还写写小说啥的,一年就赚了一百多万!”

        一首歌二十万是许老板的专属价格,对外已经涨到五十万了,不,五十万也买不到,唐古月快半年没出新歌了。

        许耀文嘟囔一句:“一年才一百多万,我一天赚的都比这多。”

        “爸!”许依诺不乐意了,“你刚刚不还说,何必对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太过苛责,我看你是只对张家少爷宽容吧!”

        许耀文愣了下,见女儿有些急眼,不禁狐疑起来:“我跟你说着玩呢,你急什么,你该不会——”

        “不会!”

        许依诺脸上一热,赶紧起身:“不跟你扯了,我睡觉去了我。”

        她一溜烟地跑上了楼。

        许耀文看着女儿慌忙逃跑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

        ……

        “胡爷,彻夜不归啊,上哪儿嗨皮去了?”

        次日一早,当胡杨回到宿舍时,李大个嬉笑着问。

        “嗨皮啥呀嗨皮,我回家了。”

        “哟,这么快就带回去见家长了?”

        “别胡说八道,八字没一撇呢。”

        胡杨守口如瓶。

        李琰调侃道:“怎么,你还没表白呢?抓紧呀,你学学咱们温神,说出手就出手,一出手就拿下,是吧温神?”

        “是你个头!”

        睡床上的温良抄起抱枕砸在李大个头上。

        “靠!”

        李大个眼疾手快,一把拽住温良的手臂。

        大清早的,这俩货就开始掐起来了。

        胡杨略显无奈地摇了摇头,换上一身干净衣服,然后说:“我走了啊。”

        “这么早?”

        “帮我带张馅饼!”

        温良喊。

        胡杨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不回来了。”

        他却没有去食堂,而是去了北门。

        诺诺发来消息:“快到了。”

        两分钟后,车流之中,一辆黑色揽胜缓缓停在路边。

        车门打开,一个扎丸子头的女孩轻盈跳出。

        她站定了脚,抬眼看向江大校门,立刻便笑了起来。

        “早啊!”

        “早!”

        国庆时许依诺带胡杨吃了上戏的早餐,今天便约好了,他带诺诺尝一尝江大的早餐。

        “昨晚回去那么晚,你爸没说什么吧?”

        “他比我更晚,哪好意思说我,不过,今早出门的时候倒是被他逮了个正着。”

        许依诺本来想悄摸摸溜号,谁料许老板比她起得更早,她一下楼就被逮住了。

        胡杨追问:“那你怎么说的?”

        “我呀,我就说我要去找我哥,有我哥当挡箭牌,打死他也想不到我是来找你的!嘿嘿!”

        许依诺这副小得意的模样,胡杨格外眼熟,他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该不会,你之前装成青衣套路我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吧?”

        “哎呀,不一样,你放心,我爸肯定想不到!”

        许依诺信誓旦旦。

        她越有信心,胡杨就越不放心。这丫头藏不住事,喜怒哀乐全写脸上了,压根骗不了人,许老板多精明呐,哪儿那么容易糊弄。

        转念一想,就算许老板起了疑心也没关系,反正,等诺诺一走,他就打算带上新歌去拜访未来岳父,看在新歌的份上,想必是不会为难他这个准女婿的。

        “要来张馅饼吗?你哥特别爱吃这玩意儿。”

        两人在食堂窗口前徘徊。

        江大的早餐供应远比上戏丰盛,包子馒头、豆浆油条、烧麦叉烧、米线米粉……几乎涵盖了全国各地的早点类型。

        当然了,大多数都是有其名而无其实,真跟当地早餐比起来,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至少,身为常沙人的温良就很是看不上食堂里的常沙米线,他宁愿吃两块钱一张的猪肉馅饼。

        许依诺问:“我哥爱吃,那你呢?”

        胡杨立即说:“我呀,我最爱吃上戏的鸡蛋饼!”

        许依诺忍俊不禁,便也学着他说:“那就来一张吧,咱俩一人一半。”

        两人找了个角落坐下。

        许依诺将馅饼一分为二,将其中一半放到他碗里。

        胡杨提醒她:“你还差一句词儿呢!”

        “哼,我就不说。”

        许依诺原本是想说的,话到嘴边才发觉不太说得出口。

        她的脸皮终究没有胡杨那么厚。

        “一切尽在不言中,也挺好。”

        胡杨乐呵呵吃着馅饼,诺诺把饼分一半给他,就已经有那个意思在了,不差那句词儿。

        “我们食堂也就种类多点,论味道,远远不如你们学校精致。”

        许依诺说:“那你也不看看价格,你们的馅饼才卖两块,我们学校要五块,不做好点儿谁吃啊。”

        “沪东嘛,物价贵点正常。”

        “就我们学校这样,复旦、交大的食堂都挺便宜的。”

        胡杨捕捉到重点:“你还去复旦、交大的食堂了?”

        “啊,对,我有同学在复旦和交大读书,约着玩过几次。”

        “男生啊?”

        许依诺解释:“我和婉君一起去的,只是普通同学,大家都刚到沪东,平时互相照应一下,没什么的。”

        胡杨笑道:“我随便问问,男生也没关系啊,我不会介意的。”

        狗屁!你刚才分明吃醋了!

        许依诺腹诽一句。

        “帅吗?”

        “就比你……帅一点吧。”

        许依诺故意逗他。

        胡杨却说:“那就是没我帅了。”

        “真比你帅,还比你高。”

        “编,接着编。”

        胡杨太了解她了,瞅她那劲儿,就知道她要使坏。

        “不信算了,反正就是比你帅,也比你高。”

        许依诺咬着吸管,哼哼唧唧。

        胡杨笑道:“下周末我带你去华东师范逛逛,怎么样?”

        “去找你同学吗?”

        “不,找个b站大佬。”

        “谁啊?”

        “秘密,给你留点期待感。”

        许依诺不答应:“我不要,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快告诉我!”

        “哼,我就不说。”

        胡杨故意学她说话,把许依诺气得不行,在他胳膊上狠狠掐了下。

        这丫头手劲是真的大,胡杨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家暴啊家暴。

        胡杨看着自己,

        ……

        男子一百米的决赛,胡杨依然是第一,只不过是倒数的。

        那股神秘的东方力量今天显然没有再次临幸他,就算临幸也没用,因为决赛第一那哥们跑出了12秒03,把所有人都拉爆了。

        这哥们没去专业组就离谱,虐普通人有意思嘛……

        胡杨很有点愤愤不平。

        昨天有多风光,今天就有多丢脸。

        郭浩笑呵呵道:“没事没事,比赛第一,友谊第二嘛!”

        “……”

        偏偏这时候,辅导员还口误,关键是他自己还没意识到,大喇喇地拍了拍胡杨的肩头,一副不要往心里去的模样。

        “咳咳!起跑慢了,没太发挥好……”

        胡杨站到许依诺跟前,试图找个台阶下。

        他正说着,许依诺忽然伸手,把衣服抵在他胸前。

        她莞尔笑道:“穿衣服啦,别着凉。”

        “哦。”

        胡杨麻溜地套上衣服,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该去车站了啊,走吧。”

        许依诺该回学校了。

        她这次回江南,本就是任性之举,为此翘掉了周六的排练,再不回去,老师和同学就该有意见了。

        胡杨开车送她到高铁站。

        从江南坐高铁到沪东只需一个小时,倒很方便。

        检票灯跳转为绿色,检票口前的人群开始缓慢移动。

        胡杨说:“别太想我。”

        许依诺挥了挥她的小拳头:“抢我台词是吧?我打你哦。”

        胡杨捏捏她的手心,然后放开,说:“检票去吧,周末见。”

        “周末见。”

        许依诺检票入站,进站后转过身朝胡杨挥了挥手。

        胡杨也挥着手,视线穿过层层叠叠的人头望向那道柔美的背影,看着她随着电梯渐渐向下,直到她的丸子头也消失于视野,他才掏出车钥匙,朝车站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