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开局被魅魔拖入房间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去他妈的英雄!

第二百零三章 去他妈的英雄!

        风吹过林间,树叶摩擦时发出了沙沙的声音。

        正午的阳光直直地投射,穿过原始森林叶片投下婆娑的树影。

        这是一个很舒适的环境,适合躲在一个树影中小憩一下,度过一个无忧无虑的午后。

        风景正好,恬淡闲适……

        如果,可以将这几个正在对峙的几人跑去的话。

        宁封提着剑,    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的几位山贼,在说出自己的宣言后就这样笑而不语。

        而被宁封善意劝告的几位山贼先是愣了一下,再是面面相觑,最后转头看向了人群最后的大汉:

        “老大……那个,他是不是在威胁我们?”

        在人群后抱着胳膊,穿着最好皮甲装备的光头大汉,缓缓点头,    沉声道:

        “好像是这样的。”

        气氛就这样陷入了死寂,几位山贼古怪地看着对方。

        肩膀不断耸动,    最后……

        噗嗤。

        不知道是谁最先憋不住了,这群手持凶器的恶徒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笑声。

        “嗤,哈哈哈!”

        “哈哈哈哈,你们听见了吗!?哈哈哈……”

        在无人的林间小路,几個山贼放声大笑,指着宁封乐不可支。

        “他他他,哈哈哈哈,他居然威胁我们!”

        “哈哈哈,这是哪里来的小少爷啊!”

        “太有意思了!我不行,我要笑死了……咳咳,哈哈……”

        他们笑弯了腰,眼泪都几乎笑了出来。

        不怪他们这么放松。

        人数悬殊,自己这边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根本没有任何的危险。

        而对方在这个时候还敢在那边大放厥词,    甚至是反客为主地想要抢劫他们?

        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太好笑了!

        这种人,    不是得了失心疯的疯子,就是那种不谙世事的年轻人。

        或者,两种都是?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管他是疯子还是偷偷溜出来实现自己英雄梦的白痴,    都没关系。

        而在他们放肆大笑露出满身破绽的时候,宁封一直没有出手。

        既不露出怒容,也不选择逃跑。

        他就提着剑静静地站在原地,笑眯眯地看着对方山贼在那边狂笑。

        像是在看一群二百来斤的傻孩子。

        乐吧,笑吧,最后开心的时间了呢。

        总会有你们哭的时间了呢。

        哥哥我啊,从来都不是一个记仇的人呢。

        而且,没有一上来就出手,还有另一个原因。

        “在剧情作里狂按跳过,可不是个值得表扬的好习惯呢。”

        又不是需要无脑割草开无双的,还是要多看看每一位npc说些什么呢。

        万一就有收获了呢。

        而就算什么都没有得到,那也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不过是被剧情里的几个小杂鱼嘲笑了一下,真的会有人因为这个而愤怒吗?

        不会吧?

        拜托,那些可是纸片人哦。

        笑了半天,几位山贼都渐渐恢复了冷静,虽然时不时还会噗嗤地笑一下,但是终归是没有那么失态。

        抱着胳膊看了半天,最后的壮汉轻咳道:

        “咳咳,    好了好了,干正事了。”

        走在最前面的山贼笑得几乎岔了气,    冲着不远处的宁封大笑:

        “喂!小少爷。”

        终于要开始对话了吗?

        宁封打起精神,对于接下来的展开非常期待。

        “你是不是冒险故事听多了,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是英雄勇者啊!”

        哦?

        宁封挑了挑眉,赞赏地冲着对方点了点头。

        没看出来,你这个小伙子还是很有眼光的啊。

        “你还点头!哈哈哈,太有意思了!老大,这个家伙我们能不能把他带回去啊!”

        山贼头领站在原地并未上前,闻言抬了抬眼皮,淡淡道:

        “做你该做的事。”

        啧。

        露骨地砸了咂嘴,山贼一号冲着宁封遗憾地摇摇头:

        “好好,小少爷你也听到了,不是我不放过你,是我们老大的吩咐。”

        “要怪就怪他吧,哈哈哈。”

        宁封笑了笑,同样摇摇头:

        “不,没关系的,你们可以随意……我不介意的。”

        说完,宁封还贴心地提醒道:

        “不过,你们想好了吗?”

        “我劝你们还是主动一点比较好,之后……可真的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呢。”

        啧!

        宁封不改的轻视态度终究还是成功激怒了对方。

        山贼们的笑容渐渐消失,用阴沉的目光打量着不知死活的年轻贵族。

        “喂!伱给我适可而止啊。”

        “不要以为你长着一张像是娘们的脸,别人就要供着你啊,少爷。”

        宁封:?

        原本优雅的笑容微微僵硬,笑眯眯的表情也出现了一丝波折。

        ……等等,你说什么?

        谁像是娘们?

        你给我说清楚!

        “真是的,在那个什么白痴英雄王继位之后,你这样的白痴少爷变多了。”

        “全是一群只看了那些胡编乱造的破传记就没脑子痴迷他的白痴!”

        山贼说着说着,神色变得乖张,充满了难以克制的愤怒。

        “英雄王?英雄……英雄!!!”

        “只知道把剑指着自己的人的英雄?去他妈的。”

        怒目圆睁,他怒吼着:

        “去他妈的英雄王!”

        “他不配成为国王!”

        说到最后,还愤怒地吐了一口浓痰。

        呸!

        他在唾弃他口中的那个背信弃义,德不配位的小丑国王!

        宁封对于山贼的失态冷眼目视,思考着这其中提供给自己的消息。

        山贼对于国王有很大的怨念。

        国王曾做过对“自己人”动刀子的事情。

        国王配不上“英雄王”的称呼。

        这其中的关联,似乎也不难推断。

        同室操戈?

        还是发动了什么对待另一派势力的清洗?

        宁封思考着,笑容更加灿烂,暗自道:

        “这剧情,似乎有点意思啊。”

        在发泄过后,山贼也是冷静了下来,冷笑了起来:

        “不过也挺好,托他的福,我们的生意好了起来,总是能遇到你这样的白痴。”

        “要恨,就恨他吧。”

        “都是因为他的错,才让你这种家伙落到如今的境地。”

        举了举左手,宁封在对方不解的目光中好奇地问道:

        “关于国王,你们之间是有什么仇怨的吗?能不能具体说一下呢?”

        有爆料吗?我很好奇。

        锵。

        “你他妈的!闭嘴!!!”

        哦。

        看着对方一脸怒容一同拔剑的样子,宁封心里有数。

        是真有呢。

        “现在,应该是问不出了什么东西了。”

        很遗憾,似乎在攻略的过程中选择了错误的选项呢。

        看来,自己似乎没有办法用话疗的方式来和他成为好朋友了呢。

        “哈……”

        长长出了口气,一直跟宁封说话的小头目举起了手中经过仔细打磨的砍刀。

        明白了小头目要做什么,其他的山贼也一同不善地看向了宁封。

        “因为你让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所以你今天必须死了。”

        “就算求饶也不会有用的。”

        不想再多费口舌,山贼们分散开来,呈包围状地向着宁封逼近。

        “做英雄?做这种事情……可是会死的啊。”

        会死?

        宁封看着向着自己逼近的六个山贼,闻言也是有些感慨。

        “这种事情,我可是比你们要更清楚的啊。”

        当英雄不好吗?

        当然好啊!

        有多少人,发自内心深处地不愿当英雄呢?

        真的有人不曾做过当英雄的梦吗?

        很少有人会拒绝能在轻松成英雄的时候放弃。

        但为什么英雄又那么少?

        因为当英雄太苦了啊。

        英雄担负着太多了,不能有阴暗面,不能有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举动。

        善良、忠诚、家庭……

        总会有人针对英雄的弱点来攻击,为他设下陷阱。

        “所以,我选择当勇者呢。”

        勇猛的人,勇敢的人,只是这样,仅此而已。

        在外面,我会成为英雄。

        但在这个世界,我才不想担负那么多的东西呢。

        所以,我只是【勇者】。

        向着神灵,勇敢举起剑的人。

        不过,勇者现在似乎要遭遇第一场战斗了。

        排除掉在后面压阵的头目,现在的包围网中一共有六个山贼。

        每个人都手持着铁制武器,身材都是经过锻炼的,是货真价实沾过血的。

        一人对六人。

        虽然六人的人数上听着也就那样,在王道的小说里,一听就是那种给主角送经验练手的喽啰。

        但现在的情况还是有些特殊的。

        就算是勇者本勇,在孤身面对一群肌肉虬结,满身横肉的壮汉时,也要小心谨慎。

        这是黑暗时代,而且是所有实力被限制在普通人水平的世界。

        所谓:

        双拳难敌四手。

        乱拳打死老师傅。

        功夫再高也怕板砖……呃,这个的话黑暗年代可能还没有。

        普通人的世界,是很难有那种百人敌或是千人斩的猛士出现的。

        没有了惊人体力和耐力,这样的战果变得难上加难。

        跟不用说,肉体凡胎更加的问题是防御力太低,只要受到致命伤就会死去。

        攻高纸防,碰一下就会死。

        宁封最习惯也是最擅长的那种以伤换伤的打法在这里就是行不通了。

        不过……

        宁封面对不断迫近的包围圈,却是毫无恐惧,反倒是一脸的遗憾:

        “看来,你们还是选择了负隅顽抗啊。”

        “真是不聪明啊。”

        摇摇头,宁封对着敌人遗憾宣布:

        “我宣布,你们被我包围了!”

        提剑,宁封对着正前方的山贼摆出架势。

        并非防御,而是主动攻击!

        哒。

        脚下移动,他带着笑意地向着六人率先发起了攻击!

        “不要放走他!”

        原本就僵持着地局势彻底被点燃,在宁封动身的那一刻山贼们也动了。

        并非是那种毫无章法地各自冲锋,反倒是以一种特地的阵型向着宁封发起来攻击!

        对方并非只是那种野路子出身的山贼!

        前士兵?

        还是什么冒险者落草为寇?

        在这个时代有一身好的武义可是不会愁吃喝的。

        当个佣兵和冒险者什么的不是什么问题,再不济也不至于沦落到山贼的地步。

        那这样。

        这背后,看来是有有些可歌可泣的故事……

        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快速移动着,宁封对于他们故事并不感兴趣。

        在他们对着我举起刀的那一刻,我们的关系就已经很明白了。

        只是敌人而已。

        锵。

        刀锋交错!

        “该死!你怎么砍我!”

        “不是你挡路吗!”

        但宁封的身影并不在其中,只是侧面的两人相撞在了一起。

        脚步微动,宁封在与他们交错的瞬间提速,堪堪闪过。

        山贼的刀锋几乎贴着他的身体划过,只要再进一步就会破开他的胸膛。

        目标明确,宁封攻击的目标只有一个。

        处在队伍中心,一直开口的那个山贼。

        就特么是你,刚才说了长得像个娘们是吧!

        眼神变得危险,本就加速的身体再次加速。

        “给我死!”

        看着飞速逼近的宁封,山贼先是感到了一阵惊慌,但很快就愤怒起来。

        我居然被一个小少爷吓到了?

        用力挥砍,他冲着宁封的腰间砍去!

        “去死吧!”

        嗤。

        没有武器碰撞的声音,宁封的剑在与山贼长刀即将接触的一瞬间轻微交错,避开了对方的攻击。

        长驱直入,冲着山贼的面门猛然加速!

        山贼神色一变,惊恐地向后仰起头,努力躲避冲过来的白刃。

        “好险!差一点……咳!”

        嗤。

        猛然加速的长剑在他的面门前急停,在轻轻斩了几下后快速收回。

        宁封脚步轻轻后撤,对着保持着古怪姿势的山贼耸了耸肩,笑道:

        “你们要弄清一件事,你们真的不是我的对手的。”

        “呸!”

        摸了一下脸颊的血迹,他阴沉开口:

        “滚回家找妈妈喝奶吧!”

        “假装英雄的贵族杂种。”

        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宁封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笑意。

        几乎不可见的剑光闪过。

        英雄,在面对辱骂的时候会忍耐。

        但宁封不是英雄。

        刀锋快速划过,宁封没有任何留情。

        嗤。

        鲜血滚滚而出,山贼用手捂住自己的喉咙,但却没有任何用处。

        “荷荷……杂……”

        膝盖一软,他重重跪倒。

        咚。

        “为什么非要说这些话呢?”

        身后有愤怒的数位山贼冲过来,但宁封却没有回头。

        只是盯着跪倒着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山贼。

        “算了,你们的下场已经定下了,我也不想再问什么了。”

        “你还要继续看着吗?”

        鲜血从低垂的剑刃上滴下,宁封身上没有丝毫的血迹沾染。

        侧过头,他面向神色阴沉注视着这边的山贼头目,亲切地劝诫道:

        “不反击的话,我建议你可以试着逃跑……如果能逃得掉的话。”

        明明脸上在笑,但宁封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笑意。

        “我现在,还挺生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