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千军万马入江湖在线阅读 - 第28章 匪人剪径

第28章 匪人剪径

        叫了几声,那身影也没有反应,吴冲便小心翼翼试探了下对方的气息,结果发现对方已经停止呼吸多时,身体早已冰凉。

        见此,吴冲不由轻叹,他估计,这人很可能就是昨晚在林中打斗的那些人之一,重伤之后爬到了这里,结果……

        这人穿着一套青衫,头上系着逍遥巾,年纪在三十许,留着两撇小胡子,看起来有些干练,气质却不像江湖武夫。

        不过想到洛剑神和花剑圣他们,从外表上看,他们也不像孔武有力的武夫,更像儒雅随和的读书人和大家闺秀。

        但他们的实力,在这江湖当中,都都处在顶级行列。

        在那人的胸腹处,有三处刀伤,其中一处极为致命,几乎骨入骨头,鲜血几乎将他的下半身染红。

        不过在他那敞开的衣襟上,却塞着一块带血的布片,上面的血有点像是字迹,在他身旁还有个小袋子。

        吴冲将那带血的布片抽了出来,展开看了看,上面写着一行字:劳烦少侠带吾遗物,前往万剑宗,报吾之死,必有厚报。

        吴冲回首看了下帐篷方向,这里到帐篷中间,并无血迹,也就是说,这家伙坐在这里,仅听呼吸,就断定里面是个年轻人。

        吴冲看了眼小布袋,本来还想解开布袋来看一下,结果发现布袋上面绑着的绳结,有些不太一样,想要解开它,就必需知道解开之法,除非直接把袋子割破,或把小绳扯断。

        想了想,吴冲便放弃了一探究竟的想法,毕竟他们此行也是去万剑宗,正好顺路,就当是缘分了。

        当花夭夭醒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吴冲在用剑挖坑,在其边上的树底下,还有一个身影靠坐在那。

        花夭夭似乎也被吓了跳,张了下嘴,而后问:“哥,你在挖坑干嘛?他是谁呀?”

        吴冲抬起头来,朝花夭夭露出了个笑脸,“醒了啊!”他边说边看了眼身边的死人,“是个死人,我准备挖个坑,埋了他!”

        “……”

        花夭夭有些愕然,末了疾声问:“是追兵吗?你杀的?你的伤口没有崩开吧!”

        “我没事!他也不是追兵,是个万剑宗弟子,估计昨晚的打斗声,就是他和他的对手弄出来的。”

        他边说边将那张白布条掏了出来,递给走过来的花夭夭。

        花夭夭看了看,小嘴张了张,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末了,只能说:“好巧!”

        “是挺巧!不过也算是缘分了,就是不知道,这家伙在万剑宗是个什么身份……”

        “师弟,你说,对方会不会误以为咱们是凶手?”

        闻言,吴冲不由失笑,“没事师弟,有事就哥,你这小嘴啊!”

        花夭夭嘻嘻笑了下,但很快又掩住小嘴,似乎不愿被吴冲看到她那露风的门牙,“我去洗漱!”

        看着花夭夭快步离去的小身影,吴冲不由松了口气。

        一个只有八岁大的女孩,却要承受着父亲与全庄人去逝带来的伤痛,他还真担心花夭夭会承受不住,整天哭哭啼啼。

        想到小女孩昨天居然还提议把她扔到某个宗门,不想变成他的拖油瓶,吴冲又觉得,这个小女孩的心理承受能力,其实远远超出她的表面年龄。他只能感慨:真是个坚强的小女孩!

        相比之下,肖芳园小盆友,才像个正常小盆友。

        当吴冲把这个万剑宗弟子埋掉之后,花夭夭已经煮好了一锅肉汤,并在肉汤之中加了两块肉饼,叫吴冲过去吃早餐。

        肉是肉干,加入肉饼之后,有点糊糊的感觉,对于牙口不太好的花夭夭来说,无可厚非。

        但吴冲看到这个,多少有些愕然。

        “师弟吃不来吗?”花夭夭问。

        吴冲摇了下头,坐了下来,舀着肉饼糊,边道:“都说了好几次了,叫我哥,以后要是叫顺嘴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好的,师弟!”

        “……”

        吃完早餐,两人骑着马,继续往西上路,花夭夭说要自己骑一匹,但被吴冲给严辞拒绝了,“别闹,你还小,要是马匹不听话怎么办?此去万剑宗可不近,听说万剑宗与天刀门之间相距三五百里,一个在清河郡,一个在兴扬郡西端……”

        当两人在官道上纵马慢跑之时,已是日上三竿,官道随着山林纵深,两边不时传来鸟鸣声。

        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两只野兽从官道上纵横而过。

        远山之中,甚至偶尔有隐隐约约的兽吼传来。

        秋风拂面,落叶纷飞,草叶枯黄,阳光透过树缝,在土黄色的官道上,撒下一片片斑驳。

        中午的时候,两人的马儿经过清溪县,并没有入县,而是直接绕路前往兴扬郡,而后往西直去。

        如此这般,到了傍晚时分,在吴冲准备找个地方扎营时,突然从前方传来一阵喊杀声,而后便是一阵兵器碰撞声。

        “师弟,前方有变!”花夭夭低声道。

        吴冲点头,“听到声音了,可能是前方的旅人遇到了剪径劫道的山匪,我们先进林,莫出声。”

        吴冲翻身下马,直接牵着马,走得官道边的小树林,先将自己隐藏起来再说。

        “玉儿,你先在这里藏着,我去前方看看情况,若是有什么不对,咱们也好赶紧跑。”吴冲低声对花夭夭说。

        花夭夭点了点头,便见吴冲闪身而出,身形动作,给花夭夭的感觉,与前两日皆有些不同。

        很明显,那是《落花随风》轻身之法的运用。

        “才一个晚上,他的随风步居然就有如此进境?”

        花夭夭无声感叹着,觉得自家这师弟的悟性,有些了不得。

        吴冲在山林中小心翼翼地跑着,来到前方的林边,朝着不远处悄悄望去。只见三十几个赤着精壮膀子,穿着驳杂的匪人,正围着一个商队在猛攻,商队那边有九个镖师,双拳难敌四手,身上皆以挂彩,唯有一个比较厉害,顶着四五个匪人硬拼。

        但在那匪首冲上去后,形势也变得险峻起来。

        那商队上面,插着两面旗帜,一面写着‘四季商行’,另一边则写着‘白云镖局’,这面旗帜上还绣着个云纹。

        看到四季商行的旗帜,吴冲想起了前两天碰到的徐斐。

        四季商行可不是个小商行,但是这些匪人,却敢把他们当成猎物,也不知道是这些匪人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另有阴谋。

        想到自己还欠徐斐人情,又想到,要是自己碰上这样的匪人劫道,估计很难办,此去万剑宗,还有三百多里路……

        另外,这个四季商行,就是卖那些日用品的商行,吴冲怀疑研发这些商品的人,很可能就是先他们几年过来的入梦者。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的亲生父母。虽然他不敢太过奢望,但李灿龙的那些话,却多少给他带来了一些希望。

        不管如何,交好四季商行,好处多过于坏处,既能还徐斐的人情,也能为以后自己的调查这个商行,打个好基础。

        想了想,吴冲便拔出背后的长剑,纵身跃出山林,朝着车队冲了上去,盯着那个匪首,高高跃起,来了招力劈华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