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下山后,每天盘算把王爷扛回家在线阅读 - 241、梦魇(8)

241、梦魇(8)

        幽静清雅的月影居内,所有人沉默的看着出现的绝色神女。

        安静的只剩下清风拂过。

        小姑娘一身白玉菱裙,她的衣袖翻飞,吹开宽广的衣袖,身姿风华无双。

        像一只绝美的蝴蝶,扇着翅膀,绝色神祇,美好的像是要随风飘逸。

        她在那男人怀里笑靥如花,声音柔柔的,像轻轻的风拂过白白的云:“尘哥哥,我好想你哦!”

        那一句“好想你”,让君子谦心口一阵钝痛,一波又一波的袭击他整个身心。

        这是什么感觉?

        为什么会有这样痛苦又煎熬的感觉?

        这是他从没体验过的情绪。

        为什么……

        君子谦眸底闪着一丝迷茫和疑惑。

        小百里眸子亮晶晶的跑来,一把拉着小姑娘的手,糯糯可爱的扬嘴笑道:“哇,十三姐,还有我还要我……我也好想你。”

        夜幽兰伸手抱了包小百里,两人笑得由为开心。

        夜轻尘温柔浅笑,揉着她的发:“兰儿这么不乖,下了山也不来找尘哥哥,让我们担心……”

        他的语气温柔,几乎听不出多大的责备,到是宠溺成分居多。

        但在看到小姑娘脸上略带苍白的神色,声音变戛然而止。

        夜轻尘眸子沉了沉,抚上她微凉的脸颊,薄唇抿出冷硬的弧度:“生病了?”

        夜幽兰微惊了一下,就要将自己的手放到后背,却被夜轻尘一把抓住。

        他皱眉:“躲什么?”

        夜幽兰不语,有些怕六哥哥生气。

        她的手腕被夜轻尘抓住,探到脉搏,立即让他眉眼沉冷了下来:“兰儿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夜幽兰就被君子谦揽住腰带了回去。

        夜幽兰落进他的怀里,细腰被一只大手用力圈着,整个人一带,只能软软靠在君子谦胸膛上。

        她愣了神,下一刻就见他轻轻附到她耳边,用那穿云透月的声音对她说:“兰妹,你怎么能在别人的怀里,你让宴之哥哥怎么办?”

        一种名叫嫉妒的情绪几乎占尽了他整颗心。

        他只要她对自己笑,对自己依赖,对自己满眼的喜欢!

        夜幽兰抬头,与他目光对上,感受到他眼底强烈而浓浓的情意。

        情意?

        是她想的那样吗?

        夜幽兰心噗通噗通的跳,脸颊也跟着绯红起来。

        她娇柔轻声:“宴之哥哥……”

        一旁的兄妹二人见此表情不一。

        小百里瞪大眼,很不满的怒道:“那坏蛋竟敢抱我家十三姐!”

        夜轻尘冷眯眼,眸底掠过一丝戾气,语气冰冷:“放开兰儿!”

        话落,他忽而碧绿的手突的就攻向君子谦。

        君子谦眉眼一凛,抱着夜幽兰闪身躲开,同时出手挡住夜轻尘的攻击。

        夜轻尘面色森寒,掌风劈了过来。

        君子谦一手搂着小姑娘,另一边衣袖下的手指张张合合,手指轻弹,强势内力在二人之间迸射开来,扬起漫天灰尘……

        拼掌力,数十招之后,夜轻尘输了。

        他被迫退了好几步,唇角溢出一丝鲜血。

        夜幽兰见状,脸色一白:“尘哥哥!”

        她要奔向夜轻尘,被君子谦圈紧怀里,动弹不得。

        她红了眼:“宴之哥哥,你快放开我,尘哥哥受伤了,我要去看看他。”

        君子谦抿唇,俊美绝尘的脸上黑沉下来。

        一声声“尘哥哥”叫得那么亲密,还那么担心他。

        他们到底什么关系?

        这个疑惑,让君子谦心口发闷般的搅痛着。

        小百里也吓到了,赶紧跑到哥哥身边,看他伤,着急的问:“哥哥,你受伤了?伤到哪里了?”

        夜轻尘抬手拭去唇角的血渍,淡淡道:“不碍事。”

        毕竟他最擅长的是制毒和炼药,武功这方面也是夜家兄妹里还算不错,行走江湖鲜少有对手。

        但是像君子谦这样内力深厚,武功高强的比起来,夜轻尘还是逊了一筹。

        不过……

        他的毒可不能小觑。

        君子谦身上至少中了七种毒。

        三个呼吸一过……

        夜轻尘眯眼,眸光深深望着君子谦:“你……没中毒?”

        君子谦搂着小姑娘,临风而立,衣袂翩翩,一身与生俱来的清华与高贵,渲染的越发卓然!

        他笑着,光华璀璨,闪耀人眼。

        “有兰妹为本王炼制的药丹,自然不用惧你任何的毒。”

        那傲娇炫耀的语气,让夜轻尘眸一沉,望向小姑娘。

        君子谦怀里的人儿很心虚的低下头,又偷偷瞧六哥哥,满眼眼巴巴的歉意:呜呜,六哥哥不要生气啦!

        夜轻尘面无表情,眸子在他们二人之间来回看了看,最后无奈。

        他抬手咳了咳,手上就沾了很多的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小百里吓坏了,从没见过哥哥流过那么多的血,脸色立即泛白,哇的一声哭起来:“呜呜,哥哥,你怎么了?好多血……哇……你不要死啊!哥哥!”

        夜幽兰一听也着急了,急急推开君子谦,冲向六哥哥,就看到他手里的血,忍不住眼泪唰的掉下来。

        “尘哥哥,你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看看。”

        她伸手就要去给夜轻尘把脉,反被他握住,就听他语气颇为虚弱的道:“没事,给我找个地方躺一下,就好了。”

        “哦,好好好……”夜幽兰闻言立即扶住他,一边哭一边带他往月影居里进去。

        小百里也急急跟上。

        夜轻尘朝着君子谦淡淡勾唇,一手搂着小姑娘的肩,紧了紧。

        行为极具挑衅!

        君子谦俊逸的容颜瞬间沉了下来,幽深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冷冷射向夜轻尘。

        竟敢在兰妹面前装病!

        还骗得单纯的兰妹为此对他有了怨气!

        他刚出手可并没有那么重,要是知道夜轻尘敢这么放肆,他刚才就应下手重一点。

        看着他们走远,君子谦好看的眸,闪着摄人妖异的冷芒。

        这是他发怒的征兆。

        一边的六韵接到了夜轻尘扔过来的解药,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主子的表情。

        完了!

        这尘公子出现,简直就是来和主子抢人的!

        他们主子是清华高贵,不染纤尘的谪仙,却也冷酷无情,智多近妖的战神。

        主子发怒,不容小窥,还是化掉他的怒气的好……

        六韵将解药扔给身边的暗卫去处理,然后走向主子,小心的说道:“公子,要不要将尘公子的房间安排到西厢房?”

        兰姑娘与尘公子关系非比寻常,看这一时半会儿不会离开。

        主子又不想让兰姑娘不高兴,大概也只能忍着。

        不过将兰姑娘和尘公子隔开,方法还是有的。

        主子和兰姑娘住在东厢房,与西厢房相隔还是有点距离的。

        到时候,兰姑娘一样在主子这边,近水楼台。

        闻言君子谦瞥了他一眼,漆黑的眼瞳深若幽潭:“那还不去安排。”

        六韵抖了一下,低头:“是。”

        然后急急闪身。

        这边,有下人引路,夜幽兰将六哥哥带进了西厢房的房间。

        他躺上床后,小姑娘就急急的要给他把脉,被按住了。

        夜轻尘眸光一柔,淡声:“尘哥哥没事,小伤,我自己可以处理。”

        小姑娘望了望他,见他认真的眼神,才缓缓松了心。

        “尘哥哥不要再这样吓我了。”

        小百里也坐在床边,一扫刚才惊慌失措的哭脸,此时也捂着嘴笑眯眯的道:“哈哈……哥哥好坏!”

        她还是第一次见哥哥这样,好坏好坏!哈哈……

        小姑娘忍不住也笑,捏捏小百里嫩嫩的小脸,哼声:“小百里也是,干嘛也跟着尘哥哥一样,你也坏!”

        小百里嘟嘴,指着哥哥:“我没有,是哥哥教我的,他最坏了!”

        小姑娘望向六哥哥,却是最坏就属他了。

        还把宴之哥哥给惹恼了。

        呜呜……

        哥哥姐姐们,一见宴之哥哥就打架,这怎么办啊?

        小姑娘伤神之际,夜轻尘的手拉过她的手腕,搭上了她的脉搏。

        “尘哥哥……”她担心的抿唇,看他。

        片刻,夜轻尘放开她的手,眉间凝着一丝严肃:“你体内有一股气在乱窜,稍有不慎便会伤了心脉。”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小姑娘:“兰儿,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小姑娘踌躇,见六哥哥认真严肃的样子,便开口道:“我……做噩梦了。”

        夜轻尘挑眉:“做噩梦?”

        小百里的小脑袋凑了过来:“是什么噩梦?我记得你从来不做梦的。”

        小姑娘点头:“是没错,但是……”

        她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委都告诉了他们。

        是那金衣面具男的出现,让她做噩梦的。

        说完,夜轻尘眸一眯,眼底闪过一道冷厉的寒芒。

        竟偏偏这时候出现……

        夜幽兰看六哥哥的表情,握住他的手,道:“尘哥哥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之前就感觉自己有什么记忆没了,连做噩梦的时候都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东西,只觉得好多血……好多血……”

        话落,夜轻尘双手忽的捏住她双肩,表情复杂和凝重。

        “兰儿,不准去想,也绝对不能去回忆,尘哥哥马上给你熬药,喝下去就好了。”

        他想起十三妹五岁时被梦魇缠身的痛苦,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揉着她的发安慰:“有尘哥哥在,一定不会让你再做噩梦的。”

        君子谦推门进来,就看见小姑娘被男人搂在怀里,眼眸一寒,走上前去一把将人扯出来,带进自己怀里。

        “既然尘公子已经没事了,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拥着小姑娘,他柔声:“兰妹,我们走吧。”

        ------题外话------

        三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