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港综世界从天若有情开始在线阅读 - 第67章 高潮迭起

第67章 高潮迭起

        当天晚上,大伟拿着一个文件夹兴冲冲地走进了别墅,刚走到书房,发现门是开着的,就直接走了进去。

        “超叔,我已经找到了一些资料,果然和你猜的一样,在这一个星期里面有几个意大利人从漂亮国那边飞来了港岛,我让人查过监控了,确实是那群意大利黑帮里的人。”

        超叔端坐在老板椅上背对着大伟,沉默不语。

        “超叔?”

        大伟觉得有点不对劲,大声地喊了一句。

        超叔还是没有回应。

        大伟疾步绕过了老板椅的正面一看,大惊失色地喊了出来:“超叔!”

        超叔的胸口被人捅了一刀,刀子落在了地上,整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

        大伟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仿佛失了魂。

        “生哥,这么晚了,就不要打扰超叔他老人家休息了吧?”门外传来了小杰的声音。

        “不用担心,我刚问了佣人,超叔还没有回房间,现在应该还在书房。我们去问一下他老人家要不要吃夜宵而已,他老人家不会因为这点事情怪我们的。”随后响起了周伟生的声音。

        “就是就是。”还有几个不整齐的应和声。

        “哎,大伟,你怎么在这里?我们刚还商量要不要去吃宵夜呢,你要不要一起?”周伟生看到门没关,也直接走了进来,看到大伟的时候有点意外,但还是热情地发出了邀请。

        小杰看到大伟也很高兴,笑着开口:“大伟哥......”

        说着说着声音就断了,他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急忙快跑了两步,看到超叔正面的时候大喊了一声:“超叔!”

        其他人见状,纷纷跑了过来,顿时房间内响起了起此彼伏的惊叫声。

        “是你杀了超叔?”小杰难以置信地看着大伟。

        “不是我!我进来的时候超叔就已经死了!”大伟脸色苍白,急忙摆手否认道。

        小杰从地上捡起那把刀,指着刀身上的几个刻字,凄厉地吼道:“这把小刀是昨天你生日的时候我才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上面刻着你的名字的。现在这把刀杀死了超叔,你和我说,凶手不是你,还能是谁?!”

        “真的不是我!小杰,我们这么多年兄弟,你难倒就不能相信我吗?你手里那把刀我明明就放在行李箱里的,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啊!”

        大伟一脸绝望地看着小杰,伸手指着周伟生道:“一定是他!是他拿走了钱,是他杀死了超叔,一切都是他干的。”

        周伟生捂着自己的胸口痛心地道:“大伟,我没想到你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肯承认自己的错误。你问问他们,我刚才都和他们在下面看球赛,哪里有时间可以上来杀人?”

        大伟还想继续反驳,小杰就转身对着周伟生道:“生哥,我从入行就跟着大伟哥,但是他今天杀了超叔,犯了家法,不得不罚。但是能不能让我再和他单独说两句?”

        周伟生意味深长地看了小杰一眼,超叔在洛杉矶的势力小杰很熟,他要接管那边有小杰站在他这边那会轻松很多,想了一下点点头给他一个面子,带着身后的人慢慢退出了房间,把门轻轻带上,但是还是留着一条缝,没有关牢。

        “把这里围起来!”周伟生对着身边的人吩咐道,然后就通过门缝悄悄地观察着房间里面。

        “大伟哥!这么多年,都是你在照顾我,谢谢你!”小杰背对着周伟生说道。

        “小杰,我......”

        “砰!砰!砰!”

        大伟睁大了眼睛看着小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血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染红了他的白衬衫,整个人扑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血液从他的身上流了出来,慢慢地蔓延开来,像是一朵血之花。

        小杰转身缓缓走向门外,周伟生这才发现他已经是泪流满面。

        拉开大门,小杰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看着守在门外的周伟生道:“生哥,能不能,让我把大伟哥的尸体带走,我想给他找个地方埋了,我不想他死无葬身之地。”

        周伟生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和地上的血,拍拍小杰的肩膀道:“大伟有你这样的兄弟,是他的福气。”

        “生哥,谢谢你!”小杰感激地冲着周伟生鞠了个躬:“超叔死了,大伟哥死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你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周伟生忍不住嘴角上扬,但是在小杰起身前又恢复了一脸悲痛的样子:“大家都是兄弟,分什么你大我大的。”

        小杰感激地又是一躬,然后转身进了旁边的一个房间,过了一会拉着一条被单走了出来,走进了书房里用被单把大伟给包了起来,然后双手抱起他就往外走。

        周伟生和身后的人往后退了两步把路让开,目送他慢慢离去。

        周伟生给旁边的一个自己的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悄悄地退下了,从另外一个方向绕过去,跟在小杰的身后离开了。

        .......

        两天后,油塘高辉道六号港泰货仓,四号货仓。

        周伟生的手下们打开一个个货箱,从里面装着的瓷器中掏出一包包白色的粉末,丢在了一张桌子上。

        桌前,周伟生指着这堆白色粉末堆成的小山,笑盈盈地对着旁边的一个黑佬还有一个金发白种男子道:“试试?”

        黑佬随机挑了一包,用随身小刀划开,用手指捻了一点闻了闻,又伸舌头舔了舔,脸色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钱呢?”周伟生右手抬起,食指和大拇指交替摩擦着。

        国际通用手势大家都懂,黑佬向着旁边的金发男子点点头,金发男把随身带来的两个黑色大皮箱放到了周伟生的面前。

        “这里是四百万美金。”

        周伟生旁边的菲利普上前验钞,过了一会后对着周伟生点点头后退下了。

        周伟生笑盈盈地伸出手:“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黑佬也是笑着抬起了手。

        “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皇家港岛警察,你们已经被我们重重包围了!请立即放下武器投降!”

        货仓里的人的脸色都变了,为什么警察会知道他们在这里?

        .......

        某个在别墅里喝下午茶的人打了一个喷嚏,皱着眉:“是不是有人在想我?”

        躺在他怀里的方小玲笑盈盈地把一块马卡龙塞到他的嘴里:“问哥,想你的那个人,不就是我啰?”

        .......

        货仓里,黑佬气愤地掏出枪对着周伟生吼道:“md,你搞什么鬼!”

        周伟生的手下们立刻也拿起武器对准黑佬和他旁边的金发男子。

        “fuck    u!”周伟生气愤地对着黑佬吼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但是你别忘了,我也在这里的!”

        黑佬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缓缓把枪放下:“我不管,这次交易取消!如果能够逃出去,我会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路西安诺老大,他会和你谈的。”

        “迪克,把钱收起来!”

        金发男子点点头,上前就准备要把两个打开的皮箱盖上。

        “砰砰!”

        周伟生冷冷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把手中的枪塞在了腰间,伸手打开一个钱箱,把里面的钱都倒在了桌子上,然后指着这堆钱对货舱里的手下们喊道:“掩护我逃出去,那这些钱就都是你们的了!”

        周伟生明白,这时候,和钱相比,自己的命更加重要。

        他不能在这里被抓到,否则自己在港岛经营多年的身份就白费了,只要他能够逃离这里,不在这里被当场抓获,他有的是方法为自己辩护。

        周卫生的手下们眼都红了,被加了金钱buff的他们一个个兴奋地吼着,一个个涌上来拿钱。

        周伟生悄悄拎起了另外一个箱子,给菲利普和几个心腹打了个眼色,趁着其他手下们都在哪里抢钱的时候往自己预留的一条隧道跑去。

        这条隧道并不长,但是也有100多米了,通往的是间隔了两个货仓的一号货仓。

        周伟生跑到货仓的一个角落,掀开一块铁板,露出下面一个黑幽幽的洞口,直接跳了下去。

        隧道高只有一米,身材高大的周伟生把钱箱放在身亲,手脚并用地推着它往前爬去,菲利普和其他心腹都紧跟在他的身后。

        不知道爬了多久,周伟生才爬到了尽头,侧耳听了一下上方的动静,确定安全后才推开了上面伪装的地板,爬了上去。

        但是爬上来后周围还是黑幽幽的没有任何光线,周伟生摸索着找到了大锁,打开,推开了大门,外面的光线透了进来,菲利普和后面的几个心腹才发现原来隧道的出口竟然安排在了一个集装箱里头。

        周伟生和手下们相视一笑,都感觉自己松了一口气,但是还不能放松,他们还得继续逃离。

        隧道迟早会被警方发现的,他们要在警方发现之前拉开一段距离,找到一个安全的位置才行。

        周伟生和几个手下走出了集装箱,周伟生在这个货仓里存了一辆车,他们可以利用这辆车逃离。

        可是刚刚走出集装箱,周伟生和他们的手下们就僵住了。

        “......超叔.....大伟。”周伟生咽了咽口水道,无视了周边的十几个黑幽幽的枪口,盯着前面的两个人道:“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你们不是都.....已经...死了吗?”

        周伟生紧张得话都说得有点不利索。

        他能不紧张吗?

        大伟他是亲眼看着被小杰开枪打死的,尸体被小杰拿去埋的时候他还让心腹去确认过。

        超叔更加不用说,是他亲手把刀插进他的心脏,看着他断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