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钻石家族继承者在线阅读 - 第10章 第十话 往事

第10章 第十话 往事

        第10章    第十话    往事

        车里,曾小宝和瑞克并肩坐在后排。

        “你要带我去见的到底是什么人?”曾小宝问。

        “我的老板,一个可以改变你命运的人。”瑞克答。

        “他(她)为什么能改变我的命运?难道他是医生,还是拿到我去年体检的结果了?”

        瑞克摇摇头,“不不不,曾先生,这个女人不仅真的能改变你的命运,或许还能改变很多人的命运。相信我,今天过后,你会大不一样。”

        “是个女人?!”曾小宝一听是个女人,小眼儿眯成一条缝,心中乐开了花。

        车队一行穿过城区,来到北面的市郊酒店。酒店附近都是高尔夫球场和马场,已经有不少金发碧眼的老外正在果岭上挥杆,还有几个金发美女正在马场里练习骑术,庄园的田野中是不是飘来薰衣草的味道,让人有种错觉以为到了普罗旺斯郊外。

        车在酒店门口停下来,有门童上来给曾小宝礼貌的打开车门。

        曾小宝穿着人字拖走下迈巴赫,被眼前一个女人惊呆住,这个女人不正是前些日子在自己家门口被“坏人”调戏的那个大白腿吗?她怎么在这儿?难道是她要见我?

        门口这个女人正是艾琳。

        今天的艾琳一袭白色晚礼服,高雅卓越,气质挺拔,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看着曾小宝微笑。

        “曾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艾琳说着伸出手去想和曾小宝握手,可曾小宝倒也不见外,上来先给艾琳来了一个拥抱,嘴里还一边解释着。

        “既然是欧式风情,那咱们见面怎么能握手呢,得改用欧式礼节,诶,我记得还得亲吻脸颊呢吧?”

        曾小宝说着就想扭头亲艾琳,艾琳一惊之下将曾小宝轻轻推开,有点生气,又有点开心。

        “曾小宝先生,请你严肃点,今天请你来我的庄园酒店,是有要事详谈。”

        曾小宝尴尬的收起撅着的嘴,哦了一声。

        “咳!原来这是个庄园酒店啊,我还以为是欧式农家乐呢。”

        一句话把艾琳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出声,艾琳赶忙捂住嘴,觉得有些失态,随即正色道:“曾先生,请随我来。”

        曾小宝看着周遭每一个人都是极其讲究的礼服和正装,唯独自己裤衩背心人字拖,实在格格不入,问艾琳:“大白腿,你确定我不用先换一身衣服再谈?这酒店这么高档,能让我进去么?”

        艾琳回头莞尔一笑,“在这里,唯独你可以穿成这个样子,因为不久以后,你有可能成为这里的主人。”

        曾小宝一听不由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艾琳何出此言,但看起来又不像是在有意欺骗自己。

        “大白腿,你们这是不是和电视台搞真人秀节目呢,摄影机呢,在哪里?赶紧出来吧,别偷偷藏着了。宝爷要生气了……”

        “曾先生,我再一次提醒你严肃点,再这样没正形的话就请你回去,我们就当今天没见过面,你一切如从前一样不会再有人打扰。”

        曾小宝一看艾琳生气了,赶忙赔笑脸。

        “你们真不幽默,开玩笑都当真。得嘞,宝爷我不说笑了,听您安排便是。”

        艾琳笑笑,在前面带路。

        穿过酒店正厅,坐观光电梯直接上了顶层,电梯门打开的时候,曾小宝眼前就是一亮,豁然开朗。酒店顶层是一个四百平米的大开间,看起来和小型篮球场差不多大,因为都是落地的玻璃窗户,所以采光特别通透,显得极为亮堂,房间内的布置和家具全是欧式风格,经典的19世纪奥匈帝国宫廷范儿,一圈真皮古典沙发摆在客厅正中间。

        艾琳示意曾小宝坐下,除了瑞克之外,将随行其他人打发走,此时,偌大的房间里就仅剩下他们三人。

        瑞克问:“曾先生,喝点什么?白兰地还是威士忌?”

        曾小宝一笑,“来个大绿棒子,冰镇的燕京就行。”

        艾琳一愣没听懂曾小宝什么意思,瑞克倒是听明白了。

        “曾先生抱歉,酒店今天没有准备燕京大绿棒子,回头我就让他们一定备好,都是冰镇的。要不先喝点德国精酿?”

        曾小宝一听精酿,一拍大腿,“那感情好!”

        瑞克给自己个曾小宝各拿了一瓶慕尼黑精酿,给艾琳到了一杯白兰地,三人呈三角状坐下,两个人郑重其事的看着曾小宝。

        艾琳首先说话。

        “曾先生,我想问一个问题,为什么您的母亲八十多岁,而你却只有三十出头儿?”

        曾小宝反问道:“怎么问起我母亲的事儿了?对了,你们今天这么大阵仗找我到底因为什么,不是说要改变我的命运和人生么?”

        艾琳解释道:“不要着急曾先生,我问完该问的,原因和事由自然会告诉你,不必多虑,你只要说实话就行,如果有隐瞒欺瞒的内容,也会影响到你今后的命运。”

        “嚯!这么严肃啊,搞得宝爷心里好怕怕。”曾小宝说完觉得自己还有些过于随便,马上又坐直了些。

        “是这样的,我是被我母亲收养的,听我母亲说是在他五十多岁的时候,她在福利院把我接出来的。我母亲这个人一生孤苦伶仃,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五十岁从单位退休后,就专心抚养我长大,我觉得她老人家可能是怕老了孤单,想找个人做伴儿吧。”

        艾琳和瑞克相视一笑,这个疑虑解决了。

        “曾先生,您母亲过世后,你有三年多的时间无所事事,也不工作,就靠着老人留下的这几十万存款寥寥度日,你能告诉我们原因吗?”艾琳又问。

        曾小宝喝了一大口啤酒,打了一个嗝。

        “嗯,这事不复杂,我就是心情不好,从小没和我母亲分开过,她这突然一走,我的心情一直走不出来,什么都没有心劲儿去做,连恋爱都懒得谈,我不偷不抢不违法,我过自己的挺好。”

        艾琳和瑞克又同时轻叹了口气。

        看着曾小宝喝啤酒的样子,艾琳不免想到了第一次在老街见到他的情景,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市井小青年,懒散,颓废,可好像骨子里还留存有一些善良和责任。

        “曾先生,你知道你的母亲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国外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