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0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在诡异修仙世界颂黄庭李承宗在线阅读 - 第28章 少女心事总是春

第28章 少女心事总是春

        阴槐鬼兵就是那阴槐宗筑基挥洒阴槐枝,洒水成兵的法术,其中还包含了养鬼、御鬼的法门,是阴槐宗的核心道法之一。

        但因为只提供个4个技能碎片,所以暂时来说,李承宗用不上。

        不过也不是全无收获,此人提供的几个铜甲符碎片,终于让铜甲符碎片的数量超过了10,使得李承宗连半点精力都没花,连制符都没怎么学过,就掌握了铜甲符这种十分有用,根本不愁销路的二阶下品防御符箓。

        另外,两名筑基还各自提供好几个虚流罡劲碎片,让刚刚掌握这门法术的李承宗一下子让其熟练度越过初窥门径境界,推到了登堂入室境内。

        虚流罡劲不愧是流传最广的低阶护身法术之一,虽然因为门槛较高的原因,很少有练气期修士掌握,但到了筑基境,比例就高了。

        就像这两名筑基修士,便都掌握了虚流罡劲。

        李承宗又扫了面板一眼,视线在长生破邪咒和御剑术上停留了一瞬。

        这两项技能都临近突破,接下来的日子他可以稍稍多分一些精力在这两项技能上。

        突破之后他的实力便能再暴涨一截。

        李承宗心中暗暗想到。

        凭白学会了一门二阶下品法术和一种二阶下品符箓,又让虚流罡劲的熟练度得到了暴涨,他的心情颇好。

        等到他回到家,这种好心情就更浓烈了。

        “这都是你弄的?”

        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院落,李承宗朝身前的小怜道,语气中难掩惊喜。

        他出门之前,家里可还是乱糟糟得很。

        上一家住户搬得匆忙,又因为失了顶梁柱,未来的日子显而易见会难过许多。

        所以那对孤儿寡母搬走的时候,简直恨不得将地皮都翻一遍,家里能用的东西都搬走了不说,连院子里所栽种的灵植都挖了个干净。

        所以李承宗出门前,家里不仅乱糟糟的,而且空旷得很,家具都没有几件。

        但现在,被翻开的土被重新填上,上面重新种上了花木,而且枝叶葱茏,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刚刚移植过来的,精神好得很。

        各色家具也都填充进了屋子,厨房里也储藏了上了大量的灵米和蔬果肉食,一切都被安排得井井有条。

        小怜小声道:“还有王婶他们,都是大家一起弄的。”

        说着抬头小心看了李承宗一眼:“公子,小怜没有擅作主张吧?”

        “没有,很好,我很满意。”

        李承宗心中满是惊喜,这本就是他离开前嘱咐的,只是他没想到小怜的执行力这么强,效率这么高,几天时间内就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

        高兴之下,李承宗给了小怜、王婶等人不少的赏钱,让整个院落都充填了欢欣的气息。

        毕竟做奴仆的,谁不希望遇上一个大方的主家?

        ……

        我这是捡到了一个宝啊!

        院中凉亭,就着傍晚清凉的晚风,闻着花草的清香,李承宗一边吃着小怜端上来的晚饭,一边忍不住在心中再次发出了感叹。

        这饭菜可要比他自己乱炖丰富多了,花样也更多,味道也美味许多。

        而且小怜说她擅长药膳,此言果真不虚,吃着眼前的饭菜,李承宗明显能感到有灵气自腹中升起,朝着四肢百骸涌去,滋补着身体。

        这边,李承宗在自家庭院享受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神仙日子。

        另一边,冯府,大名鼎鼎的碧桃仙子闺房,冯真真却也不平静。

        她躺在古香古色的木床上,闭着眼,酝酿着睡意。

        白天的时候,老祖宗亲自出面为她治疗了一番,眼下她的伤势已经彻底控制住,只是想痊愈还需静养一段时间。

        现在,冯真真就在静养。

        只是,她眼睛虽闭着,眼皮却是一动一动的,显然,并没有睡着。

        过了一会儿,冯真真忽然发出一声懊恼的叹息,忽然坐起来,对着空气暗骂一声:“臭男人!”

        神情懊恼,语气却是似怨非怨。

        骂了一句后,冯真真将双脚收回,双手拢住双腿,下巴倚靠在了膝盖上,愣愣出神。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闭上眼,脑海里就全是李承宗的画面,他说话气人的模样,他冷着脸让自己闭嘴的模样,他牢牢护住自己与敌人和邪魔厮杀的模样……

        不可控制,无法停止。

        哪怕她在心中默念了一百遍清心咒都没用。

        更甚至,更甚至,她现在都仿佛能闻到李承宗身上的味道,一种夹杂着草药香和阳刚气的好闻的气味。

        她明明已经沐浴梳洗过,还换了衣裳,却还能闻到。

        这太奇怪了!

        从前也不是没有男人像她献殷勤,这些人个个家世不凡,本身天资也不俗,算得上天骄,更兼风度翩翩。

        可她从来没将这些人放在心上过,有那不识趣的,甚至让她感到厌烦。

        但偏偏,对李承宗这样一个毫无风度,锱铢必较,讨人厌,长相也平平无奇的家伙上了心,不,这家伙长得还是挺不错的。

        冯真真忍不住在心中为李承宗维护了一句,等她意识到这一点后,又露出懊恼的神情。

        “哼!臭男人!讨人厌家伙!”

        她下巴压在膝盖上,暗暗啐了一句,嘴角却是笑着的。

        若是有侍女在此,看到冯真真的这般模样,怕是会惊诧不已。

        她们家小姐,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模样,什么时候有过这等小女儿情态?

        这可真是,少女心事总是春。

        李承宗自是不知道冯真真这一晚的辗转反侧寤寐思服,他睡得很好。

        第二天一早,将从野外寻到的蛇涎草等灵植一股儿交给小怜,让她帮忙栽种到蛇窟里后,李承宗便出门了。

        他已经发现了,先前这小丫头介绍自己的话还真半点没打折扣,甚至还谦虚了,她确实很擅长药膳,也很擅长伺弄花草,甚至比他还要擅长。

        既如此,李承宗也乐得当一个甩手掌柜,只不过每个月给小怜的月钱又提了一些。

        这样的侍女,实在太令人省心了,比原主的侍女还强。

        要知道小翠等人可都是经过多年培训的,又精挑细选过,放在哪个金丹家族都能胜任族中精英子弟的服侍工作。

        小怜只是他看着顺眼买下的,办事却比小翠她们还妥帖,这不是捡到宝了是什么?

        李承宗甚至升起了好好栽培小怜的心思,毕竟未来他即使加入了门派,也是需要手下人的,而贴身侍女的位置十分紧要,绝对属于心腹,当然随便不得。

        小怜现在的修为还是太低了,大大限制了她的发挥。

        不过这事急不得,他还得多观察观察。